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趙耀輝所做的一項研究表明,如果中國不提高退休年齡,到2050年,年輕一代必須拿出自己收入的41%用來供養老年人。在當前現收現付的制度之下,養老保險成為兩代人之間“蹺蹺板”的游戲。隨著制度贍養比的惡化,如果老年人不願意多做一些貢獻,比如降低養老金或是延遲退休,那麼年輕人將不得不承擔更高的養老“稅率”。延遲退休對緩解老齡化的衝擊、減輕年輕勞動者的經濟負擔非常關鍵。(《第一財經日報》4月29日)
  養老這事兒,假如不能自己養,這意味著要讓別人來承擔相應的養老成本,而這成本即便是以養老金的模式支付,在當前現收現付的養老金制度之下,也仍然意味著年輕人不得不承受轉嫁而來的養老成本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無論是否情願,承認與否,年輕人要承擔養老“稅率”,的確是不爭的事實。至於說不降低養老金或延遲退休,年輕人將不得不承擔越來越高的“養老稅”,也絕非悚然聽聞,而不過是將人們耳熟能詳的“老年撫養比”換了一種表述方式罷了。
  老年人撫養比從2010年4.9下降到2050年的1.4,越來越頭重腳輕的撫養比,被折算為壓在年輕人肩頭越來越重的“養老稅”,其實一點也不意外。只不過,相比略顯遙遠的撫養比,折算成“養老稅”之後,的確更容易讓人感同身受。畢竟,但凡是稅,拔起來都會有痛感。當維持養老金或是退休年齡不變,意味著年輕人要為此而承擔越來越重的“養老稅”時,也就必然對支持延遲退休的洶涌民意形成分化。當年輕人們掐指一算,延遲退休可能減輕自身的壓力,沒準會轉而力挺延遲退休。“養老稅”概念的提出,也就有望為延遲退休之類的養老政策變革爭取到更多的支持者,從而讓延遲退休顯得更加合理,並減少阻力。
  應該承認,對於任何老齡化社會而言,如何實現撫養比的平衡,的確都是個相當棘手的難題,而延遲退休年齡恐怕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辦法,在這方面,最典型的莫過於日本,老齡化的日本,大量的服務業崗位早已不是俊男靚女們的專屬,而早已是由爺爺奶奶輩在堅守。假如這些老年人都準點退休,回家含飴弄孫,不再繼續為人民服務的話,對於日本經濟社會的衝擊,自然可想而知。日本年輕一代恐怕不僅要承受難堪重負的“養老稅”,更將不得不面對勞動力銳減所加劇的經濟衰退,稱之為雪上加霜絕不為過。
  不過,延遲退休的好處,固然不難曆數,除了減輕年輕人的負擔,減少人口紅利消退的影響之外,甚至有證據表明老驥伏櫪,繼續工作甚至有利於緩解衰老、保持健康。但是,這些其實都不能成為延遲退休的理由,且不說想找出反面論據並非難事,更加不容迴避的問題則是,延遲退休本身是對退休制度契約關係的違背,當初的退休年齡承諾,即便是因為各種客觀因素難以為繼,也不應毫無違約責任,延遲退休也必須要有可接受的補償機制,而絕無因為增加了年輕人的“養老稅”負擔,便可單方面違約。
  而事實上,任何政策的調整,其實都應當有對受損方的補償意識,這不僅是政策方契約精神的體現,更攸關政策乃至政府的公信力。誰更應當承擔“養老稅”,其實並沒有窮途末路到非“延遲退休”不可,與其不合時宜的表達護犢之心,倒不如探討以國企紅利坐實養老金賬戶,填補過往虧空,讓“養老稅”不再代際轉移,實現自負其責等更多可能。
  文/吳江  (原標題:“延遲退休減輕年輕人負擔”恐護錯了犢子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i63ribrkc 的頭像
ri63ribrkc

Jodie Foster

ri63ribrk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